紧邻洞山煤矿宾馆长廊,有两颗挂牌保护的杨槐树,几十年前,树东面的四排房有我的家,这篇小文写于几年前……
       今,天不错,没有风还出了太阳,住在各栋高楼里的老邻居们又聚在了这老槐树下,唠唠家长里短。和煦的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有人竟打起了盹,旁边的人忙把她拍醒叫道,“李嫂醒醒,小心着凉”,李嫂不好意思喃喃道,唉老了老了,不耽待事了。
        这里以前是我和她们的家,这两棵槐树树龄最少有六十五年了,是曾经的家唯一的留存,感觉就是比那时高了一些,粗细倒是差不多的,树冠还小了一些。记得这树是在最后一排房子西边,那时是一片树,小时候我们上树掏鸟窝、捉知了、折槐花,夏日里树下也是人们乘凉的好去处。
        几十年前,洞山楼房很少,我们都住在平房里,没有防盗门更没有围墙,谁家炒辣椒,左邻右舍都跟着打喷嚏,谁家烧肉,香味能钩起一排房子孩子们的馋虫。
        吃饭时,人们端着碗座在门口或串门,交换着天南地北的新闻,扯着天说着地。
         夏日的星空下,几张相邻的灯草席上,或睡或坐着我们和邻居,几家人边扑打着时不时哼哼的蚊子,边摇着芭蕉扇给自己和孩子一丝凉意,孩子们则合着露水,伴着大人的唠叨睡着了。
        远去了,老邻居和那些己随风而逝的曾经和回忆。

登录淮南查查网客户端,分享美好心情
3人点赞
阅读全文  

阅读 27113   评论 24

精选留言
写留言
精彩推荐
打开淮南查查网,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提示信息

Ps:啊哦~只能在客户端里面玩哦~

提示信息